州政协 >> 视察调研 >> 文章内容

关于脱贫攻坚春风行动产业结构调整“退一进十”推进情况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8/9/20 9:11:29 作者:州政协办 来源:州政协办 点击:6569 【字体: 【打印内容】

    摘      要:针对当前各级各部门和广大干部群众关注的我州脱贫攻坚春风行动产业结构调整“退一进十”“退什么?”“怎么退?”的问题,州政协调研组通过深入调研,提出了供各级各部门决策参考的四点意见:一是加大政策宣传,着力解决“不愿调”的问题;二是科学谋划产业,着力解决“不会调”的问题;三是培育龙头企业,着力解决“卖不好”的问题;四是加强技术服务,着力解决“种不好”、“养不好”的问题。
    关  键  词:产业结构调整  工作建议  
 
 
    根据州政协党组2018年工作要点和州政协2018年度调研视察计划安排,3月22日以来,由州政协农业农村委、州农委、州工商联、州扶贫办、州林业局、州商粮局等部门负责人、专家及部分政协委员组成调研组,就“脱贫攻坚春风行动产业结构调整‘退一进十’推进情况”开展调研。调研组深入到县(市、新区)春耕生产一线和涉农企业,察看工作进度,查阅相关资料,并分别在兴仁县、安龙县和州政协召开乡镇领导村组干部村民代表座谈会、县级相关部门座谈会和农业企业代表座谈会,广泛听取基层干部、农业企业负责人和群众意见建议。形成调研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调减籽粒玉米种植面积,是省委省政府调优我省农业产业结构的重大举措,州委州政府明确提出2018年100万亩籽粒玉米调减任务(其中替代作物面积78.44 万亩,退耕还林还草面积21.56万),替代作物中:发展蔬菜11.38万亩、食用菌1.66万亩、茶叶3.16 万亩、精品水果15.07万亩、中药材5.09万亩、薏仁13.23万亩、花卉1.47万亩、香料6.41万亩、芭蕉芋5.59 万亩、饲草饲料3.27万亩、其他产业12.11万亩。截至4月5日,全州籽粒玉米调减面积82.14万亩,占任务数的82.14%。其中:已种植替代作物面积63.55万亩(蔬菜9万亩、茶叶3.01万亩、食用菌0.9万亩、中药材3.33万亩、水果12.65万亩、薏仁8.44万亩、花卉0.76万亩、香料5.26万、芭蕉芋2.65万亩、饲草4.22万亩、其他作物13.33万亩),退耕还林面积18.59万亩。打好籽粒玉米调减种植硬仗,各级各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工作措施,狠抓落实。
   (一)统一思想,制定措施,落实州委州政府的决策部署
    州委、州政府印发了《黔西南州2018年脱贫攻坚春风行动方案》《黔西南州2018年农业产业结构调整行动计划》《黔西南州调整优化2018年玉米种植结构实施方案》《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州2018 年调整优化玉米种植结构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文件,对全州调减籽粒玉米、调整种植业结构工作进行安排部署,落实100 万亩籽粒玉米调减任务,按照“退一进十”配套十大特色产业,实施挂图作战,细化分解到每个作物种类。要求各地紧紧抓住春耕生产重要时节,坚决把籽粒玉米调减下去,把经济作物调增上来。各县(市、新区)也相应制定了相应的方案和措施,按照“一退一补一休一融合”“退一进十”的思路,抓好工作落实。全州上下通过层层宣传发动,营造良好舆论氛围,帮助群众解除后顾之忧,增强了群众调减籽粒玉米种植的信心。
   (二)精准施策,规划落实,全面推进“五个到村到户”
    一是产业规划和项目到村到户。全州籽粒玉米种植结构调整计划任务按照州级图斑落实到乡、县级图斑落实到村、乡级图斑落实到地块的原则,全面完成产业布局。二是春耕物资储备到村到户。截至4月5 日,全州农资储备已备量到县级占100%,到村到户占87%。三是利益联结机制到村到户。结合“三变”改革,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经营模式,农户将承包土地经营权流转获取流转费、利用特惠贷入股企业分红、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分红、打工获取劳务报酬等增加收入来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四是产销衔接机制到村到户。全力推进贫困村和规模化农业基地电商网店建设,冷链物流实现扶贫产业基地覆盖率达到70%,产销衔接的交易台账正在建立。五是专业技术服务团队到村到户。结合“2017 年度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和“种子销售备案知识培训”对农户和种子经营户进行了强化技术培训,成立了籽粒玉米调减替代产业县级工作专班(联席会议、领导小组),由相关专家和技术人员组成,负责牵头组织指导实施各个产业基地建设、农产品营销、市场服务工作; 全州组织农业辅导员、科技特派员、科级副职800余人到村协助和参与产业扶贫工作。
   (三)创新思路,示范引领,龙头企业带动产业结构调整
    注重龙头企业拉动产业结构调整工作,形成龙头企业引领,贫困农户、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等多元参与,分工协作、紧密联系的利益共同体。如安龙县以脱贫攻坚产业规划为引导,统筹整合各部门涉农资金,确定资金整合范围、使用方向。整合涉农资金5.7亿元,用于支持食用菌产业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和关键技术设备补助,撬动食用菌企业13家前来投资。采取基金投资同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人数硬挂钩的形式,每30万元基金带动一户建档立卡户脱贫,采用“保底收益+按股分红”的分配方式,最大限度地发挥子基金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使项目辐射带动的贫困户实现精准脱贫。目前,已落实了3200万元保底收益用于建档立卡贫困户分红,惠及贫困户7000余户。兴义市鸿鑫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基地+社区直营店+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在兴义市打造“优菜、优生活”绿色安全健康生鲜品牌零售专营店30家,通过基地体验、直营门店服务,电商订购、线下配送减少中间流通环节,让市民吃到更新鲜、更安全的蔬菜,目前年实现销售4000万元,建设完成后年可实现销售1亿元以上,解决就业600多人,构建猪-沼-菜-猪生态循环农业产业发展模式,带动400余户贫困户增收脱贫。兴仁县在州政协第三包保组的支持下,成功引进兴义市四季新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投人126万元,采取“公司+合作社+种植大户+农户”的利益联结模式,在马马崖镇米粮村种植荷兰豆350亩,出产的优质荷兰豆已通过公司平台远销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可创产值180万元,带动112户群众增收68万元,村级合作社增加集体收益22万元,荷兰豆变“金豆豆”。贞丰县引进裕丰登公司采取“政府+公司+合作社+群众”利益联结模式,打造5000亩核心区花椒基地,通过土地流转、务工、特惠贷入股等方式,280户560人受益。引进世纪阳光等公司建成规划总面积3万亩龙山阳光田园综合体,发展蔬菜、粽子叶种植等,并签订了营养餐购销合同、龙场镇坡柳村粽子叶购销合同、糯稻种植购销合同,园区所覆盖的5 个贫困村实现集体经济增长13.5 万元以上,覆盖贫困户782 户3154人。普安县引进福建正山堂公司、黔茶联盟,借梯上楼,集中力量打造“普安红”和“黔茶第一春”品牌,投资6000万元的正山堂·普安红生产运营中心建成投产,今年以来,全县春茶茶青产量230多万斤,产值达1.5亿元。义龙新区引进广西荣安公司在新区建设芭蕉芋加工厂,由公司与农户协议种植芭蕉芋并回收,发动群众实施5万亩芭蕉芋种植。
   (四)明确责任,强化督查,确保产业结构调整落实到位
    一是加强组织领导。刘文新书记、杨永英州长多次亲自专题研究、专项调度。各县(市、新区)认真落实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要求,县、乡迅速成立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工作领导小组,及时出台实施方案,将工作要求、目标、措施等分解落实到具体部门和人员,确保工作有力有序有效推进。二是抓实抓好资金保障。整合州县两级涉农资金投入籽粒玉米调减,其中州级1000万元,各县(市、新区)结合本辖区籽粒玉米调退任务,分别安排了900万至5000万元不等的资金作为工作经费和奖补资金。三是扎实抓好督查指导。全州按照五大战区,分别由州四大家和兴义军分区负责,组建督查工作组进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优化督促指导; 建立了周调度(每周一、四2次)、月督查、季通报和专项督查、常规督导、县乡自查制度。由州农委班子成员成立九个督查指导组,到各县市(市、新区)包片督促指导产业结构调整工作,各县市(市、新区)抽派人员驻乡驻村开展督查工作。
    二、存在问题
    各县(市、新区)对籽粒玉米种植调减、调优种植结构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工作总体进展顺利,但通过调研,还存在以下问题。
   (一)传统思想束缚,观念转变困难
    第一,有的基层干部对籽粒玉米调减工作的紧迫性、重要性认识不深,研究不够,瞻前顾后、怕市场,怕营销、缺乏工作自觉性。有些群众传统思想根深蒂固,认为种植籽粒玉米简单,投入不高,虽是广种薄收,但没有种植技术和销售的风险,思想一下子转变不过来,不愿调减。
    第二,籽粒玉米调减,发展新的替代作物,部分群众担心没有市场,农产品销不出去而顾虑重重。有的群众对干部说:“种哪样都行,你敢包卖出去我就种?”“养猪为过年,养鸡换油盐”的观念在农村长期存在,籽粒玉米调减,部分群众认为缺饲料,影响家庭养殖。
    第三,土地撂荒思想存在。现在农村年轻人基本外出务工,家中劳动力缺乏,外出务工收入超过种土地收入,导致部分群众不再重视土地,籽粒玉米调减,一时又找不到适合的替代产业,干脆提出“随它荒,懒得种!”“要种哪样你政府干部拿去种!”
   (二)产业谋划滞后,特色不够明显
    第一,在产业谋划上存在盲目性和盲从性。一些地方在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中,对新产业选择研究不够,特色优势不明显,对调减籽粒玉米后的新产业选择一定程度上有盲目性,有的还有盲从性,实践中就出现了不好选择品种就随便选点好种的,比如种菜栽豆。
第二,替代作物经济支撑作用还不够明显。各县市(新区)根据实际情况退减籽粒玉米后,选择的替代产业多元化、多样化,替代产业难于达到规模化、产业化发展要求,经济支撑作用还不够明显。
第三,选择的替代产业周期长,管理难度较大,见效慢。如经果林,长短结合不配套、重种轻管,效益难以体现。
   (三)产销渠道不畅,联结机制不全
    第一,产销对接有待进一步加强。一些地区在推进结构调整工作中对生产环节研究较多,对市场对接不够,对下步流通领域研究不多,农产品销售存在一定的风险。由于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水平还不高,农产品产地市场散而小、功能不完善,市场信息滞后,产销信息不畅,销售渠道单一、一些农户对农产品销路存有疑虑。
    第二,大而强的龙头企业和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