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协 >> 文史资料 >> 文章内容

红三军团在普安的两天一夜 发布时间:2015/7/3 15:09:35 作者:罗 坚 来源:州政协办公室 点击:11074 【字体: 【打印内容】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三军团在军团长彭德怀、政治委员杨尚昆率领下,于1935年4月21日从兴仁县的三道沟、大海子进入普安县楼下镇的岩脚寨、堵嘎,当晚宿营泥堡,22日离开普安。在普安的两天一夜,红三军团亲民爱民的情怀,给当地老百姓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三军团(以下简称“红三军团”)在军团长彭德怀、政治委员杨尚昆率领下,于1935年4月21日从兴仁县的三道沟、大海子进入普安县楼下镇的岩脚寨、堵嘎,当晚宿营泥堡,22日从普安县楼下铁索桥、对头岩渡河到达盘县保田堡汇合后向云南进发。

    通过开仓放粮、惩恶济贫等深得民心的举措,红三军团广泛地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政治主张,表明了红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与普安县各族人民缔结了深厚的革命友情,发扬了党和红军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使普安各族人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鼓舞了当地人民争取生存和解放的斗志。

    当红三军团到达泥堡时,当地老百姓不知道红军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红军是什么部队,加上红军到达之前国民党反动派和恶霸势力四处煽动说红军是“共匪”,要“共产共妻”,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纷纷躲避到山洞里和山坡上,整个寨子乱成一片。

    彭德怀和杨尚昆见到这种情形,立即意识到老百姓对红军的不理解必定事出有因,对工作开展极为不利。为及时打破这种局面,赢得广大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于是在泥堡召开了简短的动员会议,对革命工作的开展进行详细部署:一是安排红军代表进山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稳定老百姓的情绪;二是安排部分红军在大街小巷刷写标语,宣传红军的政治主张;三是安排部分红军对长期欺压老百姓的恶霸地主进行讯问,开仓放粮,救济穷苦老百姓;四是对红军严格要求,再次重申红军纪律,特别强调要尊重当地少数民族习俗。

    任务分派后,刷写标语的红军在寨子里写下“打土豪、分田地”“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是打富济贫的军队”“王家烈不打倒,贵州人民不得了”等宣传标语。这些标语反映了当时老百姓的心声。红军特别尊重回族习俗,在临近清真寺时没有进入。上山做群众思想工作的红军说:“老乡们,不要怕,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我们是打富济贫的军队。”经过耐心细致的劝说工作,老百姓陆陆续续地转回寨子。

    红军到达泥堡的时候,正是春耕下种的时候。见到当地老百姓不但缺吃的,还缺少种子,红军于是将盘县丹霞山土豪设置在泥堡收租的粮仓打开,动员老百姓去拿粮食。老百姓担心红军走后遭到报复不敢前去,红军就把粮食一袋一袋的装好送到住草房、茅屋的20多户贫苦老百姓家门口。把一户大户家的布匹、洋纱等财产分给当地老百姓,并将老百姓走散的牛赶回圈中。同时将2户恶霸地主的粮食和财产,送给了贫穷的老百姓。把另一户大户家的1匹马、3床锦缎面子的被子和1床羊毛毡子分给了穷人。

    这些细致入微的言行,使老百姓深刻感受到红军真正是贫苦人民的队伍,从而相信了红军并支持红军,军民建立起了鱼水情。

    红军开仓放粮,不但解决了当地老百姓在春播时的种子问题,而且使泥堡的老百姓有了“站脚粮”。

    在离开泥堡进入旧营到达鱼陇时,红军又将两户土豪家的财产没收分给了当地贫困群众。

    当其他红军在泥堡开展相应革命活动时,警卫连的战士也在四处忙碌着,他们既要寻找安全的指挥场所,又要为首长寻找安全的住宿地。

    警卫战士来到岭子上,见到一位群众神色略显紧张地往一幢建造得较为“豪华”的四合院走去。战士们紧跟着来到房前,见到大门是关闭的,便轻轻地敲门说:“老乡,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是为咱老百姓服务的,请你不要害怕,我们有事和你商量。”这位群众名叫桂宽礼,闻讯红军进入寨子,家人都纷纷躲进山里去了,只有他留下来照看家业。他听到敲门的声音不急不重,喊话的声音也很平和,就慢慢地打开了房门。战士们进入他家天井看到房屋挺宽,房间也挺多,便亲切地说道:“老乡,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是为咱老百姓服务的,今天路过此地,想借你家搭个地铺住一晚上,你看行不行?”桂宽礼虽没有完全听懂他们的话,但知道他们是要借房子住宿,便说:“没事,没事,我家的房子有宽的,你们看需要哪间我让家里人给你们腾出来。刚才我去外面,看到你们红军纪律非常好,知道你们不是坏人。”并让几个红军战士先坐着,说出去找人通知家里的人回来,给红军煨点茶喝、煮些饭吃。

    过了一会儿,有位战士领着两位和蔼可亲的人来到了桂宽礼的家门口,同行的还有二三十个穿灰布军衣、背着枪的战士,在他家门口整整齐齐地站成两排,其中一位对大家说道:“我们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为人民求取解放的,我们有铁的纪律,大家千万要注意,不经同意千万不能随便进入老百姓家。”接着又讲:“我们红军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关心群众,爱护群众,群众家里的东西未经主人同意不能随意搬动,借东西一定要还,损坏和丢失东西一定要照价赔偿,这样我们才能取得群众的信任,才能团结群众去打倒反动势力,才能让穷苦百姓翻身做主人。”

    桂宽礼从战士们的表情上,看出这两个人应该是“大官”。听他讲话句句都在为老百姓着想,他怀着兴奋的心情走出院子,把刚才听到的话告诉了寨邻,很长一段时间才回来。回来后,他走到天井,见地上搭起了地铺和一个简易台子,那两个人正在看着什么图,一边看一边比比划划。他想知道那两个人是个什么官,于是走到门外悄悄地问一个小战士:“屋内那两个人是你们的什么人?”小战士轻声地告诉他:“那是我们红三军团的带领人,一位是军团长,一位是政治委员。”他听后心里嘀咕,原来他们是大官,难怪战士们都规规矩矩听他们讲话。

    他走到房内,跟回到家里的其他人说,在我们家天井里看图的那两个人是这支部队的带领人,你看他们都在地上搭起地铺了。睡在外面怎么能行,休息不好咋个能指挥打仗,赶快去把我们住的房间收拾好,让他们住到屋里去。桂宽礼跟家人七手八脚,一共整理出一个指挥室、两个休息室、一个警卫室、一个电台室给红军使用。同时,有的家人去做饭,桂宽礼特意安排把回族特有的牛干巴取下一大块又壮又膘的,炒了一大钵犒劳红军首长,满屋子都飘着牛干巴的香味。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一大桌丰盛的晚饭准备好了。

    等饭做好后,桂宽礼不好意思地上来同首长们打招呼说:“这房子不好,没有好好收拾,真对不起你们!”首长说:“老乡,你太客气了!等革命成功以后,大家会有好房子住的。”桂宽礼说,看你们一天行军打仗的,太辛苦,来我们农村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在家里随便吃些吧,我们是回民,你们平时吃的猪肉之类的东西又不能带进我们家里来,就只能将就着吃了。

    首长们坐上饭桌后,看到那么丰盛的晚餐,知道桂宽礼一家准备这么一桌子菜不容易,便吩咐身边的人说,等走的时候一定要和老乡把账结清楚了,不能让老乡破费。并叫人把炒好的牛干巴拿出去分给其他战士,说让他们尝尝真正的回族人民做的牛干巴。当看到首长的这一举动后,桂宽礼一家露出了诧异的神情,没想到红军首长那么平易近人、关怀士兵。

    第二天清早,部队要走了,有些战士在收拾行装,有些在打扫卫生,有个战士走到桂宽礼面前询问是否有损坏和丢失的东西,桂宽礼说:“只有一个煨茶的壶没看到,不要紧,等你们走后,我再仔细找找。”过了一会,那个战士拿了一个铜壶对他说:“如果找不到就用这个铜壶,找到了就留做纪念,红军是有规定的,您一定要收下。”如今,这个铜壶,桂宽礼的后人仍完好地保存着,因舍不得用,铜壶有些锈。

    彭德怀和杨尚昆带领战士启程时,群众都含着热泪相送,有的群众把连夜赶做的100多双鞋子送给行军的战士,有的群众看到受伤红军杵着拐杖行军,连夜赶做了20多副担架送给红军。看着老百姓如此的爱戴他们,红军也不时地回头,依依惜别。

    几十年过去了,桂宽礼的后人和当地群众回忆起这件事,仍然记忆犹新。

    22日,红军离开泥堡进入旧营(今楼下),决定渡过楼下河与红军大部队会合。

    楼下河是南盘江上游的一条支流,河水穿行于高山深谷之中。当红军到达旧营时,正值河水上涨。在当地布依族群众王立佳、贺玉兰、黄维兴、泥堡学堂校长朱子军等人的帮助下,红军分别从对头岩、铁索桥等处渡过楼下河,进入兴义、盘县境内与大部队会合,西进云南。

    尾追的民国政府军队肖致平师赶到,红军已全部过河,只好空放一阵枪炮后无奈离去。

    1980年,普安县人民政府拨款,于铁索桥下游处修筑一座长95米、高18米、宽8米的公路桥。为了纪念当年红军长征涉水渡过楼下河的事迹,特命名为“长征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