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协 >> 文史资料 >> 文章内容

普安明清第一桥 发布时间:2014/4/25 16:16:11 作者:赵 兴 来源:金州网 点击:5255 【字体: 【打印内容】

普安明清第一桥

赵   兴

 

    和很多石拱桥一样,地处普安县雪浦乡博上村的黄家桥,流传着许多鲜为人知的人文故事,素有“一石一传说”的赞语。

  得知五嘎冲水库于即将动工兴建的消息,我才想到去看看这座位于雪浦乡博上村的黄家桥。要不,三年过后,它就将永远沉睡在100多米深的水下了。

  

  青山退休教师、老文化工作者金宇光向我们讲述了这一坐落在大山深处、演绎了100多年而又荡气回肠的许多关于黄家桥的故事:

  一百多年前的深溪河,弯多潭深,险峻丛生,但凡夏秋,洪水肆虐,不知吞没和搁浅过多少船筏。明清两朝,附近村民几度架过竹、木桥,屡因无力抵御洪水冲击而垮塌。

  清道光年间,邑人陇潜出白银千两,在深溪河支流猪场河上修成“双合桥”(陇家桥),这一义举,触动了当地黄氏族人及两岸百姓在深溪河上建桥的意念。

  咸丰初年,黄姓族长聘请修建“双合桥”的石工师傅为“掌墨师”,举全寨之力,开始在深溪河上建一座五孔(其中两孔引桥)石拱桥,取名“民安桥”。动工时,附近其田、五嘎冲、火石山、铁厂一带各族百姓闻讯,纷纷前来支援,参与建桥者多达数百人。

  1858年冬,河中三孔主桥合龙。“掌墨师”建议请名人“踩桥”,两岸百姓买上鞭炮,前来祝贺竣工。中午时分,突然从凉水井下来一队扛枪背刀的壮汉,一时鞭炮齐鸣,欢呼声四起。原来百姓把官军追赶的农民义军误当“名人”来欢迎。官军首领陈某在凉水井听到回荡山谷的鞭炮声,以为前边激战,正欲催军前行,忽闻探子报:“河边数千百姓迎接匪众!”于是下令:“停止追击!”后来,义军感念桥工相救助,赠银200两、粮千石,并建议将引桥填为实心墙,桥两端各修一亭,供行人歇息(凉亭于清光绪初年被销毁)。

  两岸各族百姓感激黄氏领头修桥,改“民安桥”为“黄家桥”,让后人永记黄氏善举。

  相传,陇潜修成“双合桥”,大摆酒席,酬谢乡亲父老,用银锭支垫桌脚,旨在表明“富则事成”。黄氏建成“民安桥”,特邀陇潜赴宴,一张桌子四个人服务,一人抬一支桌脚不断移动,刻意昭示“人是活宝”。

  光绪初,普安修志,主纂认为:“黄家桥远离厅县,非官府库银所修,黄氏邀大清叛逆“踩桥”,收受逆资,不宜褒肯。”家居河畔的江秀才、罗秀才等不服,到安龙府联名呈文申诉;直到民国初年,凉水井拔贡田云裳撰县志,才答应补列“黄家桥”条目。

  “文革”时期,附近几个恶少,趁黑夜盗走桥下“斩龙宝剑”,用钢钎撬掉几块护桥石,惹恼附近村民,他们纷纷聚会,组织“护桥宣传队”,走村串寨,批判掀石者“多行不义、天理难容!”那以后,再无人敢做此类缺德事了。——金宇光《黄家桥下流淌人文故事》 

  近几十年来,由于生态等原因,深溪河河堤不断增高,河床高过垸田,而河水越来越浅,水面越来越窄,有几处近乎干涸,浅浅的河弯里,没有了水草,没有了鱼儿,没有了“游葫芦”。虽如此,黄家桥仍不失其雄伟壮丽之风姿。

  远看黄家桥,如长龙卧波,若飞若动,虽历经100多年风吹浪打,并未有丝毫裂变。但凡到此参观过的人,无不惊叹前人设计科学、用石考究。

  黄家桥主桥三孔,净跨54米,高约18米,桥面宽6.4米,桥长100米;桥孔泄洪量每秒可达800立方米,故能经受住无数次洪水冲击而安然无恙,无愧为“普安明清第一桥”。

  时间已是初夏,清风送爽。在雪浦乡党委副书记肖化银和办公室主任邓志明等的陪同下,我们起早赶往博上村,沿着蜿蜒的山路,来到了黄家桥。正逢场天,不少村民仍然结伴行走在这座古老的石拱桥上,见我们在这里拍照,便说:“这座桥不久就要淹了,是我们老辈人修的,可惜了。”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位黄姓老人,70多岁了,他告诉我们,早年黄家桥可是一个热闹之地,见天黄家桥上商贾往来,驮马不断,清初还有凉亭,供行人歇脚。每逢正月,黄家桥附近常聚集着数百上千游人到这里观光、探古、追寻前人的足迹。在黄家桥上,我们看见,那些铺路的青石,经过上百年的踩踏,早变成了一块块光洁的石板,更让人惊叹的是,在上坎的地方,由于每一匹马都要踏在相对固定的地方,于是形成了一个个深深的马蹄窝。

  据介绍,总投资近9亿元的五嘎冲水库就要开工了,坝高将达到104米,库容9912万立方米,建成后,这一见证了100多年风雨的黄家桥就要完全被淹没了,文物部门同志介绍,对黄家桥和陇家桥,将采取水下保护的办法进行保护。

  我想,如果说中国石拱桥是一卷历史的典籍,那么,黄家桥便是其中的一册。三年后,它将静静地躺在水底,等待后人去探视、解读和回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