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协 >> 文史资料 >> 文章内容

七星湖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4/4/25 16:44:37 作者:熊建森 来源:金州网 点击:13395 【字体: 【打印内容】

七星湖的传说

熊建森

    凤城(兴仁县城)东面,穿过一片马桑林,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串碧波荡洋的小湖泊,人们都叫它们七星湖。湖面都不大,但若即若离地躺在崇山峻岭之中,把这一片土地点缀得富有生机。蹬上南边的阿旺山,湖群美景尽收眼底,有的湖泊大大的圆圆的,象一面圆镜尽现蓝天白云本色;有的婀娜多姿,伸出双手象要招唤两边的湖泊过来相聚;有的挺着一个大肚皮,象躺着的弥勒佛,七汪湖泊各有风姿,独领风骚。总观七湖,你会大吃一惊,这七汪湖泊怎么会与天上的北斗七星那么地相似?是巧合还是……。       

    这里,有一个美丽而悲戚的传说,它讲诉着一段人间爱情的悲欢离合。

    很久以前,这里崇山峻岭,一眼望不到边,只有一条小溪在林里山间潺潺流过。山脚下,小溪边,十多亩地旁,稀稀落落地座落几户剪刀马茅草屋人家。

    山里人是靠山吃山,这里每户的男人家都是一等一的猎手,最出名的是陈家的阿旺,每次进山,总是满载而归。

    阿朵家与阿旺家一直住在山里,阿旺家住在东山脚下,阿朵家住在西山脚下。由于相隔不远,阿旺与阿朵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 就这样,在童年无拘无束的岁月中,他们不知不觉地长大了。

    陈阿旺长成了五尺大汉,成了一名猎人。杨阿朵呢,女大十八变,成了方圆百里有名的山花。

    杨老人家家境窘迫,阿旺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每次进城,用山货换来的油盐茶米,阿旺都要送一些去杨家,今天他还换回半斤纱子,准备拿给阿朵织布。

    推开杨家院门,一只癞疙蚫猛地向他撞来,癞疙蚫身上的淌出来的臭水弄了他一身,他真想过去一脚把它踩死了算,可又一想:算了,一个堂堂的男人怎么去与一个爬虫过意不去呢。

    “杨大叔在家吗?”这两年阿旺来到阿朵家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说的。

    “我爹出去串门子了,还没回来,你进城回来了?”这是阿朵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澈,那样的甜润。

    他刚进屋,那只癞疙蚫也跳了过来,只是阿朵关门快,只听得“咚”的一声,它肯定撞在门上了。

    “那只癞疙蚫好象跟了我们好多年了呢?”阿旺有点怀疑地说。

    阿朵也点点头:“是呢,我觉得它好象一直跟着我似的,管它呢,拿我看看你今天给我买了纱子好不好!”

    阿旺递过去,阿朵一看一摸,高兴得跳起来:“真是好纱,又细又柔的,织出来的布肯定会暖暖的。”

    门嘎的一声开了,阿朵她爹进来,阿旺赶紧站起来打招呼:“杨大叔回来了!”

    “杨大叔,我给你带回来点叶子烟,你尝尝好抽不。”

    “哦!我抽一袋试试。”杨老爹熟练地卷起烟,拿起长烟袋,装好烟伸进火塘,“叭嗒叭嗒”地抽了起来,心想:“阿旺这小子就是实在。”他看看阿旺,又看看阿朵,心里美滋滋的。

    不一会,阿朵的猫耳朵端上来了。山里人吃东西不讲究,只要有点油盐辣椒放上,就是一顿美餐。

    他三人在屋里大快朵颐时,门外可气坏了那只癞疙蚫。有谁知道,那只癞疙蚫可是有些来历的呢。八百多年前,它得到一个仙人的指点,就开始修练,九九八百一十年就可修得人形。按说修练期已过了几年。但癞疙蚫还是癞疙蚫,是什么原因它不清楚,反正它最近就会变成人形,这是那个仙人说的。它在小溪旁那片竹林里修练,恰好是阿旺阿朵最喜欢玩的地方,阿朵天生丽质,那身影那笑声,早已被癞疙蚫看得清清楚楚,它发誓,只要修得人形,一定要娶阿朵为妻。

    一晃,阿朵二十了,两家老人心中都暗暗着急起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都二十老几的人,还不考虑成家立业?阿旺这小伙是怎样搞的。于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两家老的出面了。阿旺他爹娘合计后,觉得由自家亲自出马,明枪明箭不好,万一对方有什么想法,一点退路也没有,还是去请对面山脚的孙大娘出面要好得多。

    那边也是一样的着急,阿朵她爹娘商量后,觉得阿旺这小子太楞,这种事女方家当然不能当面锣对面鼓的,还得有人转弯,给阿旺家提个醒才是。那请谁呢,还是请孙大娘对头,孙大娘做了几桩媒都没有失败过。两老也打点了点礼物,准备去找孙大娘。

    再说,那只癞疙蚫这几天它感到身体有些异样,一时一时身体膨胀,象有什么东西要迸出来似的。一时一时又觉得眼前金光弥漫,象有万把尖刀在剥它那张癞疙蚫皮。现在,它什么也不想,一心一意地只想自己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形:高大,象阿旺,体壮,也象阿旺,长像,可不能象阿旺,那家伙浓眉大眼,虎背熊腰的,一点都不秀气。最好是丹凤眼,高鼻梁,头发黑秀而不粗,身材高大而不蛮,说话也不能象阿旺,声音象打雷,应该是轻言细语的,增加点文秀气。对了,这二十年跟他们混,应该讲人话了,再也不能呱呱呱呱地乱叫了。

    孙大娘家今天可热闹了,先是陈家两老口进门,双手不空都拎着礼物,不用开口,孙大娘是那种举眼动眉毛的人,早已知道他们的来意了。

    还是陈大妈先开口了:“孙大娘你确实厉害,一下子就把我们的来意说穿了,你看看,阿旺都翻二十的人了,对他自己的婚姻大事一点都不着急,好不急人啊!”

    那孙大娘接着说:“阿旺的事情你两个老的就不要操心了,这件事我孙大娘管定了,阿旺和阿朵两个从小玩到大,这事乡亲们哪个不清楚,哪个不晓得,这么好的姻缘,打着灯笼火把都找不到的,经我孙大娘的手,还会不成?”

    太阳还被西山顶着的时候,杨家两老也来到了孙大娘家。

     孙大娘得意地说:“其实呀,不用费劲猜,也能把你们要说的话说个透,你们两家来说的都是同一件事,就是阿旺与阿朵的终身大事,我说得对不?”

    “我说你家两家老的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那两小不是玩得那么好吗,如果两家老的都没有什么意见,那可是天设地造的一双呢!这件事包在我孙大娘身上,我明天就去陈家,肯定会有好的结果,一定叫他家赶快开口。”

   “好的,我去与陈家说说,阿朵这姑娘,十里八寨的小后生们那个不眼谗,能有这样的姑娘做媳妇,那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第二天,孙大娘出面了,他先来到陈家。说明来意后,陈家两老非常高兴,满口承诺。婚期定在八月八,那时节有新粮进屋,好答谢乡亲父老们。

    真是日月如梭,转眼已到八月八。十里八寨的乡亲们都赶到陈家来祝贺,迎亲的队伍象条长龙,在唢呐声中徐徐向西山杨家走去。陈阿旺当然走在最前面。杨家家门口也集聚了不少乡亲,在迎接接亲的亲友中。

    人群中,出现了一个与阿旺身材相仿的年轻人。他身穿斑斑点点的长衫,腰系一条草绿色腰带,手执一支紫竹,独自站在路口处。他,就是修炼了八百多年的那只癞疙蚫,今天修炼成了人形,他暗暗发誓,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要想得到。

    吉时到了,听到杨家那边唢呐声起,陈家屋里屋外的人“轰”的一下,全都站了起来。

    癞疙蚫也站起来,走到人群的最前面,看着接亲送亲的队伍慢慢走近。

    走在前面的陈阿旺神采飞扬。能与自己心仪的人儿朝夕相处,有什么事能让自己这样心满意足呢。杨阿朵呢,在伴娘替她撑起的大红伞下,象一朵出水芙蓉,更象一位下凡仙子,跟在阿旺后面,她感到安全,感到幸福。这一切让癞疙蚫一刻也受不了。他发出了声冷笑,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将手中的紫竹在地上用力一划。咄咄怪事发生了!从那时开始,那支队伍在走,可走了一个时辰还是在原地。

    陈家的亲朋好友眼睁睁地看到迎亲队伍向这边走来,可不足一里路就是走不到,这是怎么了?

    善结姻缘的月老在云中也发现了这件怪事,他觉得有问题,急忙掐指一算,暗道一声:“不好!有妖作怪。”定睛一看,原来有一只癞疙蚫在那里作法呢。

    月老现在清楚了:阿旺的前世是龙头大山山上的一棵大青树,阿朵的前世是大青树旁的一棵玉兰草,他们中间的那个岩石上还有一个癞疙蚫。

    月老看是看出来了,可他没有捉妖的本事,怎么办呢,他想到了他的好友七煞星君。于是,他赶快念动真言,请七煞星君帮忙。

    癞疙蚫没闲着。看到那一对新人在一起,他还觉得坏事还没有做到家,又从新作法。再用力挥动手中紫竹。

    这时,陈阿旺走动了,可跟在他后面的阿朵姑娘与其它亲友还是原地踏步。阿旺的感觉是她们还在他的后面跟着,其实,他们已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了。

    癞疙蚫将长袖一拂,只见杨阿朵凭空而起,离地而去,越升越高,越升越高,直向南边飞去。身形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癞疙蚫得意地狂笑起来,他要把这对有情人天南地北地分开,分得远远的,远远的,越远越好。

    这时,七煞星君赶到,看到这情境,勃然大怒,此等孽障,刚修得个人形,就开始危害人间,今日如不除去,以后那还了得!于是,他祭起七星雷,劈头盖脑,向癞疙蚫打去。

    癞疙蚫正在得意,一点也没有发现它的克星到了,被七煞第一雷轰了个正着。被它打回原形,成了一只人见人厌的癞疙蚫。形现法灭,着了它妖法的陈阿旺与杨阿朵也从天上直溜溜地掉下来。只听得“轰”“轰”两声巨响,南北两边尘土冲天而起。

    七星雷是七煞星君的绝招,对一般人间恶煞只用五雷轰顶也就成了,可这癞疙蚫是修炼成精了的,所以七煞星君一出手,就是杀字当头,第一雷把癞疙蚫打出回原形后,接着“轰”“轰”“轰”“轰”“轰”五雷连下。癞疙蚫使出全身解数,东蹦西跳,浑身大汗淋漓,总算一一闪过。它不知道,七星雷是一个七星阵,是七煞星君将北斗七星化为北斗七星阵,从而得法得名。前面的六雷只是形成一个雷区,同时网开一面让妖孽逃出,可最后一雷则会击在网口方向,让妖孽灰飞烟灭。正当癞疙蚫将要跳出雷区,暗自高兴时,当空一个炸雷从天而降,威力比前六雷更强大十倍。这一下,癞疙蚫完了,被闪电活生生扯回七星阵中,劈倒在地。

    地上,尘埃慢慢落下,散去,面前的境况却让人们大吃一惊:大地被七星雷炸出了七个巨大的深坑,深坑旁伏着一个小石山,南北两边多了两座大山。

    从那时起,两座大山各有泉水流出,传说是阿旺与阿朵流的眼泪;地脉龙神暗涌清泉,七个湖泊形成了,与天上北斗七星相对应,乡亲们称这湖群为七星湖:南边的那座山是阿朵变的,人们叫它美人山;北面那山是阿旺变的,人们叫它旺山;湖中那座小石山,人们管它叫蛤蟆跳水。    (作者系兴仁县政协副主席)